擱淺的冷魚

《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森見登美彥著/劉姿君譯

劇透警告:本文內容包含原著中的劇情進展,可能影響讀者的閱讀興致;但有研究認為好的作品不因知道結局而失色,請不要太過擔心。

簡介

暗戀學妹卻不敢開口告白的學長,一路追隨心上人的背影,在古今景色交錯的京都,遇上連串妙想天開的怪事。莫名其妙的團體「詭辯社」和「閨房調查團」、住在三層電車豪宅上的酒鬼李白翁、不見到初戀情人就不肯換內褲下體生病也在所不惜的「內褲大魔王」,各式各樣的奇人異士來攪局,學長的單相思是會修成正果,還是像其他的都市傳說一樣,被遺忘在短暫的京都之夜中呢?

心得

《春》書雖然標題似乎有一點煽情[1],其實是非常清純的戀愛喜劇,敘述一位有點內向的大學男生,追求愛慕已久的學妹的經過。視點在兩人間不斷切換,呈現出不同的敘事風格,以及男女主角的鮮明個性。

女主角沒有明確的目的地,能輕易和陌生人交上朋友,哪裡有酒喝往哪裡去。勇往直前的作風帶領故事往前邁進,讓讀者能認識各種奇妙的角色,她的敘事也總是充滿了鮮活的比喻和想像,男主角則總是在追尋學妹的背影,為了製造戀愛的契機想出許多計策,卻總被意外干擾敗興而歸,他的敘事喜用古樸的詞彙,明明是個年輕宅男卻像是個老頭子般抱怨當今世道,為本書的文筆增添不少趣味。

本書分為四章,雖然天狗、李白翁等人物重複出場,但章與章之間的關連很小,基本上可視為四個獨立的中短篇。由於出場人物和遭遇事件都以搞笑和奇想為主,劇情發展較為鬆散,直到每篇的最末段,才大筆一揮讓男女主角「巧合」地相遇而收尾。作者說要出現什麼就會出現,不需要特別找理由,可說是把御都合主義發揮至極的作品。

然而凌亂的劇情在其他故事中也許是缺點,在《春》中卻變成了特色。作者從第一章開始,就明確地定下全書調性,是基於各種天外飛來一筆的奇想,因此越是荒謬不羈,反而越是詼諧有趣。不同於大部分的小說,本書與其說像是電影,不如說更像是場華麗的魔術秀。

《春》既非正統的奇幻冒險,也不是文藝的都市愛情小說(除了最後一章較有柔情傷感之風);但若能放下這些既有的類型成見,好好欣賞作者的奇思妙想,本書無疑是一段輕鬆愉快的閱讀體驗。


[1] 日文原標題為《夜は短し歩けよ乙女》,應該沒有「春宵苦短」的意思,但台灣譯者喜歡在書名和電影標題發揮創意似乎是慣例了。

佳言

  • 「結婚是要與對方共度漫長的人生,下判斷時必須審慎再三才合情合理。可是戀愛這種感情是無法合理說明的,與結婚這碼事本來就南轅北轍。」
  • 「人要知恥,然後去死。」
  • 「世人常常忘了,正值青春的灰頭土臉大學生才是全世界最純潔的生物。」
  • 「那種心情,就像是把一隻比空氣還輕的小貓放在肚子上,在草原上翻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