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淺的冷魚

政府不該把電競當體育


TPA 歷史性的榮耀瞬間。來源:英雄聯盟官網

記得幾年前參加遊戲開發者大會(GDC),在等待通關的隊伍中,有位教授隨口抱怨:「台灣的遊戲產業主管機關太多,工業局、新聞局和體委會[1]都有關係」。

電腦遊戲是一種軟體,屬於資訊產業,歸工業局管理所當然。遊戲也是文化產物,和電影有幾分類似,與新聞局有關說得過去。但體委會出現在這裡是跑錯棚了嗎?一問之下才知,原來我們的體委會包管各種競賽,從傳統的象棋圍棋到現在的電競,都是它的管轄範疇。

那麼,電競應該被視為一種體育活動嗎?

寫在 ahq 奪冠之前


最新 skin:外科手術 慎。來源:臺北市政府影片

最近台灣的 ahq 和 FW 兩支隊伍在分組賽取得佳績,進入英雄聯盟世界賽八強,讓鄉民再次對台灣隊伍燃起信心(讓我們繼續檢討西門),連柯文哲都戴上提摩帽來看轉播。此時紀錄片導演李惠仁卻在臉書上唱衰
電競是遊戲商辦的!你們都不知道嗎?從世紀帝國,CS,卡丁車....到英雄,那一個不是研發商和營運商的行銷策略之一。當廠商利用媒體把電競炒成台灣之光,順利把玩家導入遊戲後,一但玩家的錢被榨光後,那一個廠商不是關伺服器 停遊戲?! 然後,再找一款新遊戲,重新搞一次。
這種「落伍」的言論,自然遭到了廣大鄉民的撻伐。確實,李惠仁對電競的認識有點跟不上時代,比起那些在商城一撒新台幣就能買到滿身神裝神寵,免費玩家只能乾瞪眼的花錢即贏(Pay-to-Win)網遊,LoL 主要靠純裝飾用途的、不影響遊戲平衡的套裝,以及電競比賽的廣告收入營利,可說是非常合理、堪稱佛心的商業模式[2]。李惠仁把炒短線的免洗遊戲們,和已經成功經營世界大賽五年,每年獎金還不斷增加的英雄聯盟相比,是錯誤的歸類。

LoL 作為一個競技遊戲是非常成功的。它易學難精,較低的進入門檻造就了廣大的潛在觀眾群,節奏快速、精通難度高及團隊合作本質,則讓職業玩家和一般路人拉開距離,使得比賽精彩紛呈。這些正是籃球排球等職業運動受歡迎的要素,認為電競屬於體育競賽似乎並無不妥。

然而,我仍認為電競不是一種應該由政府鼓勵的體育活動。原因有二。

體育的育字怎麼寫


知名的電競選手花媽。來源:閃電狼粉絲團

要回答電競是否為體育,我們應該退一步來看:到底什麼是體育?而政府又為何要推廣?從字面上理解,我們可以認為,狹義上的體育(physical education)是為了促進體能而實行的健康教育。

舉例而言,雖然「大胃王比賽」確實是一種競賽,也具有觀賞的價值,但我們並不認為它是體育活動,學校也不該鼓勵學生參加大胃王比賽,因為很明顯,除非體質特殊骨骼精奇,練習短時間吃下大量食物的技巧,對身體有害無益。

電競又如何呢?若說多給學生打電玩是一種良好的教育方式,我想很少人能認同。只要不過渡沈迷,電玩沒有什麼害處,但大多數流行的電子遊戲,原本就是設計來提供娛樂,教育成分所佔甚少。

另外,我支持遊戲應該納入藝術教育,就像我們應該教導孩子欣賞電影和文學一樣,但這屬於美育的範疇,與體育無涉。更糟的是若從電競出發,反而對欣賞遊戲之美有所妨礙。因為被廣泛承認的電競遊戲只有寥寥數款,類型也侷限在 RTS、ARTS(MOBA) 和 FPS。這些遊戲確實有許多巧妙設計,但普及性的美學教育,應該廣泛涉獵不同的作品。

各種動態活動雖然能強身健體,都有運動傷害的風險。玩遊戲也有許多好處,例如 LoL 這種團隊遊戲具有相當程度策略性(至少遠遠超過大胃王),CS 等類動作射擊遊戲,則有研究表明可以促進運動神經發展。但要說遊戲在教育中有與傳統體育同等的益處,還需要更普遍的共識。

邁向體育項目之路


世紀帝國二截圖。不知有多少人仍記得,台灣有個曾政承拿過世界冠軍。來源:MOBDB

那麼,若我們採用廣義的體育定義,亦即運動項目(sport)呢?所謂運動,就是參與者以己身技巧公平競爭的娛樂性活動。按照此定義,LoL 當然算是運動項目,下棋、橋牌甚至大胃王比賽也能算是運動。

然而,電競和這些項目仍有個重大的不同:它不夠開放。

雖然李惠仁對電競商業模式的認知有所偏差,但他提出的問題本質上並沒有錯。電競是屬於遊戲商的活動,而不是廣大玩家的。

沒錯,當我們推廣傳統體育競賽時,是間接幫生產球拍球鞋的廠商宣傳,也讓有權力制訂國際賽事規則的組織得利,利潤大到滋生許多醜聞。但歸根究底,無論是各種體育用品的製造商,或各項賽事的主辦單位,都不擁有該項活動本身。就算 NIKE 一夕之間突然倒閉,也有無數的球鞋品牌可以替代;無論 FIFA 有多麼腐敗,你還是能在自家後院踢足球。

目前的電競項目則否。如果 Riot 被轉賣給其他人[4],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新的經營者還會堅持對免費玩家公平的方針;即使不考慮極端情況,也可能因為換了個智障設計師,做出不當的平衡改動,讓 LoL 失去現在的趣味及競技性。如果學校沒有棒球場,我們可以像大雄和胖虎一樣找空地打,但沒有 Riot 的伺服器,玩家自己開一個是違法的[5]。

作為電競職業選手,賴以維生的技能完全繫於一家公司,而不是整個產業上。作為個人選擇並無問題,但我不認為台灣政府應該向韓國看齊,系統化地鼓勵人民朝此發展。

附帶一提,如果我們把「電競」當作一個單獨的項目,那它的確是開放的,因為任何人只要有錢和能力,都可以開發新的電競遊戲。但目前的經驗證據顯示,不同遊戲的技能無法直接轉換,一流網球選手在草場、硬地或紅土都是頂尖,電競選手要在星海二保持星海一的成績卻不容易。

結語

做為一種娛樂產業,我們不該阻礙或貶低電競發展;如果你有世界級的實力,作為電競選手是完全合理的職業選擇,應受到和其他專業相同的尊重。或許未來某天,會有某個開源、對身心有益又有競技性的遊戲出現,使電競正式躋身體育之流。在那之前,我認為電競和體能教育(狹義的體育)無關,亦不是教育遊戲美學的好方式。它可算是一種運動(廣義的體育),但不特別值得政府投入資源推廣[6]。

寓教於樂是一個美好的願景,但課程必須經過仔細設計,而非任何娛樂都自動具有教育性質。所以請柯市長回家吃飯,讓教育歸於教育、娛樂歸於娛樂、提摩歸於溫泉吧。


[1] 今教育部體育署。
[2] 如果你認為 LoL 夠佛心了,請看看 Dota 2 的商業模式:開放所有英雄,不用花 一分錢買角色,也沒有符文、天賦或召喚師技能之類需要累積遊戲時數的東西,剛註冊的帳號和玩了 3000 小時的在完全平等的基礎下競爭。而在如此「不強迫」玩家花錢的機制下,Valve 光是賣 2015 世界賽的觀戰指南就賣了超過五千萬美金。
[3] 依生涯獎金排名的前百大電競選手中,只有 11 種遊戲,而光是 Dota 2、LoL 和星海系列就佔了近九成。
[4] 給不知道的人:Riot 已在 2011 年被騰迅收購。
[5] 附帶一提,Dota 2 是可以開私服的。但如果 G 胖把公司賣掉或公開上市,Valve 的開放政策恐怕也難以維持,上述對 LoL 的論述套用 Dota 2 仍然成立。
[6] 另外,有體育署的幫助就一定比較好嗎?政府理當投入資源的傳統體育,卻可以會出現選手沒竿子跳、籃球隊少一人,所謂國球很多小學生沒拿過幾次球棒等情形……

2 則留言:
  1. 游戏正在美国成为一名观众运动。 随着典型的美国人越来越熟悉游戏,每天都不会想到,在未来几年内,专业游戏或电子竞技可能是家喻户晓的名字。 我找到一个好的网站为论文 代 写 被 抓,如果你想访问这个网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