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淺的冷魚

那些流傳千古的基本政治謬論


投票日高鐵票還有許多空位,希望是大家都搭便宜的火車和客運回去了。

前言

這篇文章本來是不需要寫的,畢竟經過 318 學運和九合一選舉,該醒的公民們早就醒了,對吧?但是仔細思量,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天真想法,這塊土地上早就經歷過規模更大、衝突更激烈的重要政治事件,許多人仍安於當個徹底的政治盲,而許多經不起檢驗、甚至經不起解釋的錯誤觀念,仍然在社會中廣泛流傳。

這些謠言大概比「媽我被綁架了快匯錢來」的詐騙還古老,比「不轉寄給十個人就會遭厄運」的惡作劇信件還愚蠢,但因為它們提供了大眾懶惰不關心政治的藉口,因此易於傳播,甚至一代一代口耳相傳,成為某些族群裡的共同信仰,學校裡的公民教育根本無法與之匹敵。

謬論

兩黨一樣爛


2016 不分區政黨票。取自 UDN 報導

這可能是最常聽到的,也是最不好笑的一句笑話。就算退一百萬步,承認這句話的前提,那又怎樣?我們可不是生在美國或五零年代的英國,這次立委選舉能投的政黨前所未有地多,多到上圖字都看不清楚了。當然大多政黨都有泛藍/泛綠傾向,但也不可能每個都一樣藍/一樣綠/一樣右/一樣左/一樣統/一樣獨吧?不管處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總有一兩個較接近的政黨。

何況,兩黨真的一樣爛嗎?兩黨的政治人物,並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大多數核心成員都已經在政壇上活躍了一段時間,這麼多人有這麼多事蹟可以檢視,怎麼可能都一樣?賄選貪污等刑事犯罪被判刑的次數,法院都記錄在案;兩黨執政期間的薪資水平、經濟發展、國債增長等,更是可以明確量化的;就算兩個候選人提出相同的政策,他們背後的黨派,在立法院表決時對類似政策的態度也往往大相徑庭。這麼多指標可以參考,還能得出兩黨一樣爛結論的人,腦袋有跟沒有大概也差不多。

如果要說這句話帶來什麼好處,就是給了我們一個參考指標。當有人試圖說服你兩黨一樣爛時,就該特別注意他的政治傾向。真對政治無感的人也就罷了,若是心中有支持的對象,卻不敢大聲說出他勝於對手之處,反而要把兩邊的水準都拉低,聽者就該在心中亮起紅燈。一個政黨/候選人若連支持者都說不出什麼優點,其素質可見一斑。

政治與我無關


2016 台北市預算。截自 TonyQ 的資料視覺化網站

這是一個普遍的消極觀念,也是政治犬儒主義的信條,有「政治很骯髒」「政治很黑暗」「XX歸XX,政治歸政治」等等變種。坦白說,我有時候也多少會有這種念頭,現代社會的分層太多太雜,一兩個人難以撼動高居廟堂的官員,而政治人物們的口號和理念又不能當飯吃,把自己份內的事做好才是最重要的,對吧?

真是如此嗎?政治參與是個典型的賽局問題,我也不想再引用伯拉圖和布萊希特的名言,既然要說當飯吃,我們就來現實一點談談錢吧。也許對許多民眾而言,普世人權、轉型正義、性別平等、社會福利,甚至產業轉型和下一代的教育政策都是很遙遠的東西,不關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我們總要繳稅吧?就算是沒錢或太有錢(嘿)沒在繳那 5% / 12% / 20% 的所得稅,總有食衣住行的消費吧?我們買每樣東西的價錢都包含了營業稅,依據貨物類別和生產流程還有關稅貨物稅菸酒稅特種貨物稅、營業用廠房的房屋稅、製造商品的員工和管理者的所得稅等等林林總總萬萬稅,你光是去外面吃個飯,甚至只是待在家裡上網,都是在繳錢給政府花。

一般人在外面吃個麵,老闆少找了十元都要討回;在火車站有人跟他借一百塊搭車,還要懷疑是不是詐騙集團。而政府每個月堂而皇之從口袋中拿走幾千幾萬燒掉,我們卻覺得那跟自己無關,任它予取予求,這有道理可言嗎?難道我們不該多注意這筆錢的流向,或最起碼選出有效的監督者,讓它用在有意義的地方?

* 可以理解不代表應該認同,這種鴕鳥心態永遠都不該站到道德高點上。

台灣人太熱衷政治


2015 年,約二十五萬名德國人在柏林聚集,抗議跨大西洋貿易與伙伴投資協定(TTIP)。anderson2011101 上傳。CC BY-SA 2.0 授權。

和「政治與我無關」類似,但他指涉的主體更廣,不僅僅是自己,還指控所有台灣人,尤其是那些他們眼中的「政治狂熱者」。這句話背後有一種隱喻,就是熱衷政治是台灣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如果大家都不要在那邊鬧,我們就可以成為更好的國家。

先不談這種邏輯呈現出對歷史的全然無知,我們可以檢視一下,其他國家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先說體制外的部分,丹麥芬蘭這些一般人心目中的進步國家,哪一個在近幾年沒有大規模的抗議活動?而這些抗議又有哪個不是針對政府的施政及立法的?這些抗議的訴求未必總是良善(猜猜看上面那個法國的連結是什麼?),但至少能讓政府感到民意的存在。先進國家並不是因為人們都像小羊一樣溫良恭儉讓才變成先進國家的。

再說體制內的政治參與,最簡單的指標就反映在投票率上。有個不知誰開始散布的謠言,說先進國家的投票率都不高,人民連總統/總理是誰都不知道。都 2015,喔不,2016 年了,我們可以別再相信這種拔獅子鬃毛的說法?台灣的總統選舉投票率在七成五到八成之間,立委選舉原本只有六字頭,但 2012 年立委總統併選後提升到總統選舉的水準。

這個數字究竟是高是低?跟其他國家相比,除了美國的投票率極低之外,日本、法國、英國等較台灣低,德國、丹麥、冰島、挪威等國家則較高,實施強制投票的澳洲、比利時、新加坡等則遠遠高於台灣,可見台灣的投票率算是中段班,並不特別高。何況在台灣選舉已經比大多數國家方便,不需要事先註冊為選民,投票單自己就會送到家,七八成的投票率,絕對不能導出台灣人過度熱衷政治的結論。

結語

如果你覺得以上的都是常識,看完有點失望,那恭喜你了,至少你沒有被這些謬論給荼毒。真正具有公民意識的人,可能還會覺得本文太過消極,例如每個黨都一樣爛的「正解」不該僅停留在投票,而是要試圖去改變他們,而政治所影響的層面當然也不限於政府預算而已。若你還想做的更多,請一起來監票吧

畢竟這幾項只是最基本而淺顯的觀念,那種關於某段歷史、某個事件或某個人的謠言,除非有足夠的佐證資料,否則不是我能澄清的。而真正影響深遠的觀念,例如相信菁英政治比民主更好,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破除。(和一般的直覺相反,根據葉高華教授的研究,台灣年輕人比上一代更不相信民主的價值)

我知道自己是在狗吠火車,最可能讀到這篇文章的人,也恰好是最不需要讀的族群。因此你可能會發現這篇文章有些奇怪,該附上參考資料的地方沒有附,不太重要的地方卻拼命連結,這不是我在嘗試洪蘭查字典的方法,而是許多議題有明確的是非對錯,想要找到兩邊相同數量的平衡報導根本不可能。若我只附上一邊的資料,整篇文立刻就會被解讀為立場偏頗、不值一哂的廢文。

其實對於政治,誰都不可能沒有立場,但偏偏很多人喜歡各打五十大板的齊頭式中立,我只好盡量投其政治正確之所好,希望他們可以勉為其難多看個五秒鐘吧。

最後我只想說,如果這一大串文字,都沒能改變你「政治很骯髒不要碰」的信念,那算我拜託拜託,請至少堅持自己的信念,真的別去投票了。不要才說不想管政治,轉頭又照著父母朋友的建議(尤其是那種宣稱不碰政治,卻偏愛對別人的投票選擇指指點點的親友),甚至一張空口說白話的文宣,就把你神聖的一票雙手奉上!


說點什麼嘛。